<美肌之道>化妆品用防腐剂问题的讨论及发展趋势

 

2005年,日本京都府立医科大学生命安全医学教研室吉川敏一教授对化妆品的使用效果提出了质疑。吉川教授的研究结果显示,使用化妆品后外出,会增加皮肤皱纹和斑痕,造成这种现象的罪魁祸首是化妆品中普遍使用的一种食品防腐剂对羟苯甲酸甲酯。该消息一出,在广大读者及美容化妆品界引起不小的反响。对羟基苯甲酸甲酯,俗称尼泊金甲酯,是一种古老的防腐剂,长期以来被广泛作用于化妆品防腐剂,在很长时间的使用中,被证明是安全的。对于此种论断,业界人士甚为震惊,并引起对化妆品中使用防腐剂安全性的广泛讨论。
    我们所生长的环境,到处都存在着大量微生物,在城市街道的空气中,微生物可达5000/m3。化妆品在生产中会遭到来自不同源头的微生物的污染,这些微生物可以来自于生产环境,可以来自于化妆品原料,也可以来自于包装容器,来自于生产用水。多数化妆品均是繁殖微生物的良好培养基,为微生物的生长繁殖提供了充分的条件,特别是化妆品中配用了非离子表面活性剂、蛋白质产品、天然添加剂、生物活性剂,它们虽然显著地提高了化妆品的使用性能,但对防腐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那么什么是防腐剂?简而言之,防腐剂就是指可以阻止微生物生长的物质。引起化妆品质量问题的微生物主要是致病菌,其中又以病原细菌和致病真菌为主。在化妆品中,防腐剂的作用是保护产品,使之免受微生物污染,延长产品的货架寿命;确保产品的安全性,防止消费者因使用受微生物污染的产品而引起可能的感染。化妆品受到微生物污染引起变质,一般情况下,在外观就能够反应出来。如霉菌和酵母菌经常在产品的包装边沿等地方出现霉点;受微生物污染的产品出现混浊、沉淀、颜色变化、pH值改变、发泡、变味,如果是乳化体则可能出现破乳,成块等。如果防腐剂添加的量不够,则可能出现微生物适应周围的生长环境,产生抗药性,从而导致防腐失效。防腐剂对微生物的作用,只有在足够的浓度与微生物直接接触的情况下,才能产生作用。一般情况下,防腐剂最先是与细胞外膜接触,吸附,穿过细胞膜进行细胞质内,然后才能在各个部位发挥药效,阻碍细胞繁殖或将其杀死。实际上,主要是防腐剂对细胞壁和细胞膜产生的效应,另外是对影响细胞新陈代谢的酶的活性或对细胞质部分遗传微粒结构产生影响。
  随着生产技术的不断改进和提高,防腐剂的种类也越来越多。早期使用的防腐剂主要有:尼泊金酯类、苯甲醇、烷基二甲基苄基铵氯化物、对氯间二甲酚、苯氧基乙醇、布罗波尔(Bronopol2--2-硝基丙烷-1,3-丙二醇)、道维希尔200(Dowicil-200,六亚甲基四胺衍生物)、杰马-115(Germall-115,咪唑烷基脲)、脱氢醋酸、山梨酸、卡松等。这些防腐剂至今很多仍在使用,另外现在使用的还有甘油单月桂酸、溴硝丙二醇、重氮烷基脲、羟甲基海因、季胺-15,其中,尼泊金酯类、咪唑烷基脲、脱氢醋酸、山梨酸、甘油单月桂酸、溴硝丙二醇、重氮烷基脲、二羟甲基二甲基海因、季胺-15等这些都是化妆品高效抗菌防腐剂。目前最常用的防腐剂是咪唑烷基脲、已内酰脲、异噻唑啉酮、尼泊金酯类(对羟基苯甲酸酯)、季铵盐-15、国产凯松-CG(化学结构同第3)、苯甲酸/苯甲醇及衍生物防腐剂、醇类及衍生物防腐剂、苯甲酸/苯甲酸钠/山梨酸钾、布罗波尔(2--2-硝基-1,3-丙二醇)、IPBC、三氯新等。
     
目前,对化妆品生产来说,选择一个良好的防腐体系是很重要的,尤其对添加营养物质丰富的化妆品,增加防腐剂用量和添加更有效的防腐剂显得尤为重要。一般来讲,一个优秀的防腐体系须具备:(1)有广泛的抑菌谱,能够对革兰氏阳性菌和革兰氏阴性菌有抑杀能力;(2)各种防腐剂须和配方中各种基本成分有良好的配伍,有合适的油,水分配比,不干扰产品的其他性质;(3)安全度较高,力争做到低毒、无毒、无刺激。在化妆品种类繁多和所用原料不断的增加和变化的今天,所要求的化妆品防腐体系也在不断的更新和变化中,目前使用范围最广的则是复合、功效性防腐剂,采用多种组分,目的是增加抗菌范围。例如:尼泊金甲酯能有效抑制霉菌,尼泊金乙酯能抑制酵母,两者混用则能兼治霉菌和酵母,并有协同增效作用。复配防腐剂具有扩大抗菌谱、增效性、防二次污染、提高安全性、预防抗药性等优点。
  随着科研水平的进步,业界对防腐剂的安全性研究也越来越深入,许多传统使用的防腐剂,都被证实具有一定的负面作用。据美国著名的皮肤医院的一项鉴定说,化妆品中的防腐剂是引起皮肤过敏反应的第二个主要因素。例如:卡松系列:含氯,可能对某些肤质有刺激;布罗波尔:可能导致致癌物质亚硝胺的形成;IPBC:可能导致摄入碘;尼泊金酯类:近年来对尼泊金酯类的关注越来越多,主要集中于两点。一点是对羟基苯甲酯酯类的苯环,在极低的浓度能被检测出来,而且由于其是亲脂性的,所以在脂肪组织中的某种累积可能会发生。另一点是对羟基苯甲酸防腐剂类,特别是对羟基苯甲酸丁酯,在特定的测试系统中已经证实能显示某种模拟女性激素雌激素的能力。从对羟基苯甲酸甲酯到n-对羟基苯甲酸丁酯和异羟基苯甲酸丁酯,雌激素活性随着烃基链长度而增加。当然,也有一种论点是,对羟基苯甲酸类是功能性酯,能被活体组织中存在的酶轻易水解,所以并不会对人体安全和生理系统带来影响。三氯新:已被证实是对环境有负面影响的原料。我国《化妆品卫生规范》(2007年版)规定56种(类)防腐剂可用于化妆品,同时对防腐剂最大允许使用浓度、使用范围和限制条件等作了明确要求。目前,单一的防腐剂是不可能达到万能效果的,化妆品的抑菌效能力的大小又与防腐剂种类和用量、化妆品的特性、组成、pH值等密切相关。同时,由于目前化妆品防腐剂使用过程中存在的问题,现在防腐剂的使用倾向于它的复配以及新品种的研发和防腐剂的替代品。
  随着科技认识和水平的提高,天然或无添加防腐剂成为了趋势,天然防腐剂也成了防腐剂世界的焦点,像从甘草中提取的甘草亭酸具有消炎作用;玫瑰油和琉璃苣油有助于皮肤的愈合和再生;薰衣草油、丁子香油以及金盏花属植物提取液等也是比较好的天然防腐剂。有些中药中含有的成分同样具有显著的防腐作用,可以用作化妆品的防腐剂,且无毒副作用,常用的这类中药有黄芩、黄柏、白花蛇舌草、虎杖、大黄,决明子、白芍、薄荷等。另外,美国和日本也提出了安全的无添加防腐剂的产品概念,新开发面市的无防腐剂化妆品在美国市场上已显露出了销售迅速增长的势头,但由于技术层面的原因,仍未完全普及。如果有一天,配方师们解决了不含防腐剂体系的防微生物问题,相信无添加的产品会占有更大的市场比例。
  在天然防腐、绿色防腐成为广大消费者宠爱的今天,复合、功效性防腐剂的研制、开发与应用会有很大的发展前景,也是以后化妆品防腐体系的发展趋势。

2019年8月29日 14:15
收藏